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
Institute of Quantitative & Technical Economics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 首  页 | 概  览 | 机  构 | 学  者 | 科  研 | 成  果 | 教  育 | 期  刊 | 联  系 |      

返回首页  
  当前宏观经济政策的着力点  
 
作者: 李雪松  
来源: 上海证券报 2016-03-01
 
 

  2016年我国宏观经济政策要抓住以下几个着力点:一是积极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要着力构建新型央地财税关系;二是实施结构宽松的货币政策,防止陷入债务与通缩压力的恶性循环,加强金融监管;三是加快竞争性国企改革,推进僵尸企业处置,加大自贸区的改革力度。只有把政策着力点推进到位,才有望实现2016年中国经济的平稳增长。
  2015年中国经济取得了很大成绩,表现在经济增长处于合理区间、就业基本稳定、经济结构不断优化,但也开始面临一个问题,即通缩压力加大。造成2015年通缩压力加大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国内产能过剩的加剧。2015年因房地产投资急剧减速,产能过剩加剧,企业平均设备利用率下降到新低。根据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的数据,2015年企业平均设备利用率只有67.8%,比2014年下降了4.4个百分点,这是在2012-2014年持续3年产能过剩、设备利用率持续维持72%左右的情况下的进一步显著下降;二是国际输入性影响加剧。2015年受美联储加息预期及中国经济放缓影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再次暴跌。2015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比2014年下跌了近一半,2014年本已比2013年下跌了一半左右;三是人民币汇率2015年阶段性高估,导致进口商品价格的进一步下跌。2015年美联储加息前,人民币加入SDR是一个窗口期,人民币跟随美元保持了强势,实际有效汇率阶段性升值较多。
  为此,笔者认为,2016年我国宏观经济政策应抓住以下几个着力点。
  第一,积极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要着力构建新型央地财税关系。
  未来一段时期,为了稳增长、增效益、防风险,要进一步加强积极财政政策在扩大需求方面的直接作用,防止经济增速下滑过快。为了加强积极财政政策在扩大需求方面的作用,重点可放在加强积极财政政策对投资、生产、收入、消费等四个领域的作用,以引导、启动和扩大相关的市场需求。在投资领域,加强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主的公共产品投资。在生产领域,完成“营改增”,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在收入领域,重点要加强财政在国民收入再分配中的重要作用。结合扶贫攻坚工程,通过必要的减税、调整支出结构、加强转移支付等方式,直接或间接地加快中低收入者的收入增长。在消费领域,财政要在改善消费市场相关基础设施、降低相关交易成本、打通有关流通环节等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
  积极财政政策要着眼于算总账,并显著加大实施的总力度,提振市场信心。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虽然大幅回升,但土地出让金收支显著下滑,地方投融资平台由过去几年的快速扩张逐渐走向规范。2016年积极财政政策要着眼于算总账,要综合考虑提高赤字率、增发地方专项债券与发行专项金融债、推进“营改增”、土地出让金下降、国企利润下降、规范地方投融资平台等多方面因素对财政政策在扩张和紧缩两个不同方向上的总影响,要显著加大积极财政政策的总力度。
  要特别处理好央地财政关系,适度扩大地方财政来源,更好地调动地方积极性。传统分税制财政体制下的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决定了以“营改增”为主体内容的结构性减税政策,必然会严重削弱地方财政收入增长的能力。今后,一要适当增加地方的税收分成比例,按照《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要求,在保持中央和地方财力格局总体稳定的前提下,适度扩大地方财政税源,处理好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关系。二要从税制上解决问题,加快建立新的地方税体系,逐渐减少对土地财政的依赖。
  第二,实施结构宽松的货币政策,防止陷入债务与通缩压力的恶性循环,加强金融监管。
  由于我国消费占GDP比率显著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工业增加值在GDP中的比重显著高于主要发达国家,因此我国货币政策不仅要考虑CPI的变化,也要考虑PPI的变化,短期内应更多地参考GDP平减指数的变化,以防止实体经济面临的通货紧缩压力加大,陷入债务与通缩的恶性循环。
  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和通货紧缩压力,2016年应继续实施结构宽松的货币政策,支持和配合积极的财政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规模适度增长。发达经济体中遇到通货紧缩需要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我国因为前几年在4万亿刺激计划实施过程中,货币宽松比财政宽松的力度更大,因此目前这个阶段要防止货币政策过度宽松导致的资产泡沫,只能实施一些结构宽松的货币政策,防止货币政策过度宽松使流动性流向虚拟经济。2016年应加强利率、存款准备金率和汇率政策的协调配合,保持货币政策的灵活适度。
  同时,要加快金融机构治理体制改革,加强金融宏观审慎管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当前的“混业经营、分业监管”的金融机构治理体制将使我国金融市场稳定和防范系统性风险面临新挑战。在利率市场化和跨境资本流动波动加剧的新背景下,资金可以通过金融创新在金融市场内自由流动,监管的分割使不同行业之间的监管防火墙形同虚设,风险在跨金融市场间快速传递。“混业经营、分业监管”无法适应金融创新、金融风险与金融监管的动态平衡关系,导致监管滞后和部分领域的监管缺位。
  必须加强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完善监管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推动新常态下的监管升级。要加快金融机构治理体制改革,加快推进“一行三会”的治理体系的改革。要把加快构筑统一监管、功能监管、大数据监管和长期利益监管新体系,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作为2016年工作的重中之重。
  第三,加快竞争性国企改革,推进僵尸企业处置,加大自贸区的改革力度。
  在市场经济比较发达的经济体中,在面临通货紧缩的时候,企业需要去杠杆,需要去产能。受到体制机制的制约,我国去产能一直进展比较缓慢。我国需要通过“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对僵尸企业进行清理,清理僵尸企业才能减少对市场资源的占用,市场出清以后,通货紧缩和产能过剩才能得到缓解。2016年应加快竞争性国企和垄断行业改革,加快推进僵尸企业处置。中国经济可能会有阵痛,但是这个阵痛是目前面对通货紧缩的情况下,需要采取的有效措施。
  另外,要加强对TPP规则研究,借鉴吸收合理成分,加大中国四个自贸区的改革力度。
  总之,2016年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改革。只有把政策着力点推进到位,才可望实现2016年中国经济的平稳增长,否则压力会比较大。预计2016年中国投资仍然保持10%左右的稳定增长,房地产投资难以有明显反转,消费将保持平稳增长,进出口持续负增长,CPI持续小幅正增长,PPI持续下降进入第5年,可能有4%左右的负增长,GDP平减指数持续小幅负增长,2016年通货紧缩压力仍会持续。希望能够通过加大需求侧和供给侧的政策力度,尽快摆脱通货紧缩压力。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学术网站: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 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
  国研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
 
 
相关链接 : 世界银行 欧洲统计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联合国
  国家发展改革委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中国海关总署
  中国人民银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中国经济信息网 国家统计局 管理登陆

  ©2016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