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
Institute of Quantitative & Technical Economics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 首  页 | 概  览 | 机  构 | 学  者 | 科  研 | 成  果 | 教  育 | 期  刊 | 联  系 |      

返回首页  
  社会科学研究要植根于本土植根于民众  
 
作者: 林燕平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
 
 

2002年作为“西部博士服务团”成员赴宁夏社科院挂职,让我有幸结缘西海固。从对西海固的一无所知,到西海固成为我生命的一个部分,已经跨越了十个年头。的确,人生不会有多少个十年,但是,从我的研究来看,只能说是刚刚步入正轨,我期望能够一直顺着这个轨道走下去,留下一点经得起时间检验的文字和数字。

这些年我在西海固、西北的农村做实地调查研究,感受、感触很多,“走转改”十分必要,今天时间有限,主要谈几点亲身感受。

第一、社会科学研究要有实感真情

社会科学工作者首先要热爱自己的研究。我对西海固的执著有不少人不理解,在我这里却是顺理成章。道理很简单,动了真情。记得第一次走进西海固骆驼巷村是2003年春节前夕,那是一个天上飘着雪、地上结着冰、迎面吹着扎脸的风的日子,至今回想起来还是那样清晰。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西海固农民的生活,孤陋寡闻的我被西海固农民的生存现状所震撼,他们的生活和我所熟悉的生活之间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反差。那时,我萌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望:亲身感受西海固农民真实生活的渴望。

第一次西海固之行,原本计划是去一个星期,目的地是宁夏社科院的扶贫点固原市原州区张易镇黎套村,结果由于大雪封堵了去黎套村的路,临时决定去了公路沿线的骆驼巷村。131日起223止,我在骆驼巷村实地考察了23天,走访了两个回族自然村的120户农家。我对眼前发生的、周围发生的事情开始了重新思考,对自身做学问的方法开始产生了怀疑。如果不是因为挂职期间必须如期返回银川的话,那次在骆驼巷村的实地考察肯定还会继续下去。

记得223日上午返回银川的那天,天气格外好,那是一个在北京少有能看到的湛蓝的天空。我特意让师傅把车开到了骆驼巷村村口处的小庄回族自然村,下车看望了两户农家的病人,顺手把身上的羽绒外衣穿在了一个紧裹着单薄上衣的男娃儿身上。蓝天下伫立着的一些村民和孩子,缓缓地向我走来,在他们黑黝黝的脸上透出了一种生活的磨难与岁月的沧桑,在他们亮闪闪的眸子里透出了一种好奇、一种期待,在与他们挥手告别上车的那一瞬间,看似很坚强的我流泪了。那一刻,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西海固的农民是多么渴望有人走近他们、了解他们、关注他们、帮助他们。那个场景让我难忘,我决定用自己的双脚走遍骆驼巷村的家家户户,用自己的双眼观察骆驼巷村的农民生活,用自己的双手记录、记述骆驼巷村农民的农耕细作,用自己的思考读解骆驼巷村的人和事。

第二、社会科学研究要植根于本土植根于民众

社会科学研究要植根于民众、服务于民众,社会科学研究成果要像一粒种子植根于泥土,生长于泥土。当初我报名参加中组部、团中央组织的“西部博士服务团”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有一个了解我国西部贫困地区的平台,延续深化自己的研究,因为我的博士论文是从产业结构、人口结构、教育结构来分析中国地区间收入差距的,但是我对经济欠发达的西部地区知之甚少,当我真正接触到骆驼巷村的农民生活时,才认识到自己对中国本土的认识竟然是那样浅薄,甚至对乡土中国一无所知。我痛感社会科学工作者认识国情的重要性,认识中国现状、了解中国现状的迫切性,任何现成的理论和成功的经验,不和本土的实际情况相结合,不和广大民众的实际需要相结合,都是行不通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肩负着党和政府的思想库、智囊团的重任,社会科学工作者能否深入实地认真做调查研究,社会科学研究能否植根于本土植根于民众,直接关系到我们国家能否实现由经验决策转向科学决策的问题,直接影响到国家发展战略的布局。我们对认识中国现状、了解中国现状怀揣一颗谦恭的心,面对广袤的中国大地,面对千姿百态的中国大地,我们的认识能力永远是不够的。特别是面对社会变迁中的突出矛盾与突出问题,你不深入基层、你不深入民众,你不做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你就不可能为政府科学决策提供有分量、有参考价值的信息。在这点上我有很多深刻的体会,我想举个医药改革的例子和大家共同思考(省略)。

像医药改革这样直接关系到民生的政策我们国家还推出了不少,类似这种国家为了提高老百姓的生活质量而做的保障性投入,在基层到底落实的怎么样,在哪些环节上出了问题,在哪些环节上需要进一步改进,等等,都是需要深入实地做调查研究的。还有,例如“低保户”、“计划生育”、“退耕还林”等国家的大政方针,在长时间的执行的过程中起到了哪些作用,发生了哪些变化,出现了什么新问题,需要在哪些方面做出调整,等等,都需要在东、中、西部不同的地区深入实地考察,从收集第一手资料开始,做深入细致的比较研究。只有老老实实地深入下去,才能够及时地发现问题,找出现象背后规律性、本质性的东西,党和政府适时地制定政策、调整政策提供信赖度高的参考依据。

第三、社会科学研究不仅要发现问题还要努力回应问题

社会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发现问题不断回应问题的往复过程。我们搞科研的人都知道“问题意识”的重要性。现在,每次去西海固总会有人问我的研究什么时候结束,可我的感觉是才刚刚有一个比较不错的开始,因为目前的积累还不足以上升到理论。我的研究主要分两个层面,一个是深入西北农村,了解西北农民的生产生活现状,为党和政府科学决策服务,为基层的广大民众服务;一个是收集整理第一手资料,不仅重视横向的,更重视纵向的,力图日后在发展经济学理论的探讨、构筑方面做出点贡献,这个长期积累的过程对发现问题、认识问题至关重要。

我是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相关社会科学专业毕业的,主修经济学、经济统计。这个学科的老师都是来自不同的专业,每个学生的研究方向也都不同。我们这个学科强调的就是要运用多学科的知识和方法,以综合的视角去观察、研究、分析社会问题。事实上,进入上个世纪的后半,不少有识之士对开始反省“大量生产、大量消费”的工业化的近代化道路给人类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他们已经认识到建立在“资本的理论”基础之上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效用的最大化”的发展模式,不仅给地球带来了很大的破坏,而且对人类社会也带来了很大的威胁。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主张实现全社会共同富裕的中国,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地区差距、城乡差距、贫富差距日益表面化、尖锐化。如何解决好经济发展中的差距过大问题?如何解决好一国之内的“南北问题”,需要我们在实践中认真思考与回答。在这个回答的过程中,我们不能总是在名人怎么说的、经典怎么说的里面转圈圈,我们要尊重一个具有数千年历史、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56个民族、13亿人口的国家历史和文化,我们需要用饱满的热情去观察、记录中国本土上变化着的人、变化着的事,探讨、挖掘中国本土经验事实背后规律性、本质性的东西。在中国的大地上,在民众的呼声里,去发现、去构筑指导中国社会实践的理论和思想。

最后,我想对大家说,我们要感谢这个不断发展变革的时代,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探索与实践,为我们发展与完善中国社会科学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舞台,为社会科学工作者深入思考问题、回应问题提供了难得的试验场和丰富的案例及素材。特别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得天独厚的宽松的研究环境,各位院领导对一线研究的关怀与重视,以及在经费上、时间上、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使得我的实地跟踪调查研究得以顺利进展。在此,我表示由衷的感谢。

我还要感谢西海固这片黄土地,是它让我找到了自己学术探索的目标和平台,我感到很幸运,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这样的机遇。我希望更多的社会科学工作者在社会变迁中抓住机遇,走向基层,面对民众,洞察中国本土鲜活的人、鲜活的事,用我们手中的笔描绘时代跳动的音符,与民众的呼唤一起奏响时代的主旋。

 

                                    2011116  于北京

 

 
学术网站: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 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
  国研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
 
 
相关链接 : 世界银行 欧洲统计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联合国
  国家发展改革委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中国海关总署
  中国人民银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中国经济信息网 国家统计局 管理登陆

  ©2016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 版权所有